汤豆腐&红生姜

翻译【KKL】=2人love love的故事= 01

三三:


纯uwasa构成、https://s.maho.jp/board/5b3ecehe050ed9dc/269287/r/ より
真实性不保证、
更何况大家请随时默念三不
———————————

20030426
“今年也帝剧”
今年ES的初日有看见吱哟进帝剧哦
这回也很来了几次的样子呢(QuQ)

20030426
“ES相关”
ES完全版的第三张碟里扣酱在乐屋睡觉的一幕收录到了刚先生【街】的周边杯子,就这么大大方方放在那里。这之前的正直里(シノラー)和大家见到的ES纪念周边完全不一样的白底红字的毛巾也出现了。这应该是关系者才能拿到的东西吧!反正,这两个人也在互相传消息的吧。还是在秀?嘛,都行啦,好气哦、、可是只能微笑。

20030426
“虽然是以前的事情了”
*lovelove的时候高岛礼子做嘉宾的时候,扣酱回头的时候好像不小心椅子夹到吱哟手了,然后吱哟就很痛的样子,扣酱就抓着吱哟的手说“痛痛飞走”然后持续了不少时间安慰他的样子。
*98年10月8日两个人好像在东京迪士尼land,每次移动的时候两个人都很恩爱的样子,吱哟让扣酱喂自己吃薯条啥的,两个人挽着手腕,然后还有扣酱手就揽着吱哟的腰就这么走着啥的fufu
*之后99年4月18日两个人又在land被发现了
*pikaichi tree那一年的圣诞节前扣酱和吱哟两个人一起去看了,然后吱哟一直紧紧抱着大爷手的样子
*然后其实蛮有名的,吱哟在木拓家吃饭,然后拒绝了大神送自己回家的提议,然后找了扣酱来接自己回家~而且扣酱很快就来了(笑)然后应该那天晚上回扣酱家住了一晚、、、

20030426
“来自森kun的爆料”
去年12月在一个网站上看见的:之前在街上遇见了吱哟和森kun(可能是他),然后对吱哟说自己是饭然后和吱哟握了手。转头问了森kun“都不和光一一起玩的吗?”然后得到了“虽然不会一起玩,但是光一有的时候在刚家里哦”的回答。这位先生很厉害了,一下就暴露了“不去对方家里”这种发言。怎么样各位,这两个多坚决说自己没去过对方家里的两个人这种时候也只能被暴露了~三不不会是写在台本上了吧hhh

20030426
“2/18db收录”
昨晚db的收录第二部的时候,突然变成了“开开关系很好”这种话题。吱哟还在说“组合成员的距离”的时候,大爷就细声细气地来了句“我俩关系好啊”。然后这时候就来了“开开是关系好啊,庆功宴啊啥的去吃烤肉的时候他们俩不是坐在一起就是面对面啊,肯定是这样没有例外的。一般来讲不是会分到两桌去坐嘛,但是开开两个人就要一起坐着烤肉吃呢”。“对啊,上回被你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确实是这样。”

20030426
(接上)
“果然你们俩要在一起才心安啊。”bravo!真是立派的开开乐!请继续爆两位的料!但是在fan之间流传的两个人关系不好的传闻在被开开知道之后,被回应“哈?你们说什么梦话呢?你们动动脑子想想我们俩听见是什么感受好伐?”这种状态的恩爱啊~

20030426
“梦加州的摄影后话”
我一个住横滨的朋友去的医院的一个护士(老太太)去过梦加州现场参观,然后那时候和吱哟讲了话。然后那位老太太讲给了我朋友听。
244-这里樱花开的时候很好看吧?
太太-很好看啊!这里可是横滨第一的赏樱景点啊。
244-是吧,想看啊~
太太-和谁看啊?
244-嗯~和扣酱
太太-就两个人?
244-唔fufufufu,对就两个人一起。
老太太真是gj!吱哟也真是,面对老太太就松口了呢hhh说了实话呢~而且果然两个人私下还是叫扣酱的!听见这种事情我就很嗨了hhh那个老太太还管吱哟叫那个可爱的孩子!

20030426
“之前的事”
*光一家附近的便利店里,吱哟拿了点心问“这个可以不?”然后被回答“又拿这种东西啊”然后放进购物篮、在结账的时候也两个人“我付”“我付“然后光一说:“今天我付,下回吱哟呐~”然后每次都是光一拎着hhh然后两个大概是觉得不给听到声音就不会暴露吧hhh互相在对方耳边说话的样子、
*吱哟正在纠结哈根达斯买什么味道的时候,光一说着“全部买了不就好了”然后把所有味道放进了购物篮,然后付钱的还是他hhh
*2001年5月19日开完亚婚回来的2人,mstation唱完情热,两个人十点回到了光一家。然后光一个人从车里出来去了便利店,然后大概30分钟左右回到了家里。在那期间吱哟就一个人在光一家等他啊,然后直到第二天早上两个人都是一起过的~

20030426
“平安夜的故事”
还蛮有名的一件事
就2001年12月24日!光一和刚的恋爱被发现!目击者摄影师的证言里es的会场,帝剧的彩排室的后面哭着的吱哟安慰着安慰着就热烈地拥吻了、当初摄影师是打算偷拍光一平安夜夜晚和谁一起过的事,没想到目击了这种现场hhh

20030426
“toki-kin”
那个番以来过去了6年了吧已经
去参观了street fight那个环节的一个观众说,本来吱哟和babe拥抱着,然后突然光一就来了,紧紧抓住吱哟的手然后把吱哟从babe身边拉开了,带到了自己身边。然后一边的babe被看完了全过程的太一安抚了。那个时候的光一就独占欲那么强了,嫉妒的执念很深啊hhh





昨天答应要翻译的
这是第一页
第二页感觉会被屏蔽x

堂本刚 Endrecheri 周边

EE周边棒球帽全新一个,现货,走咸鱼链接。

优秀

晨曦:

赤司的服裝秀,整體都偏黑白色系,是因為髮色過於亮眼嗎~

難得的紅髮卻又性格沉穩的角色

來源於此:https://twitter.com/A41220_emperor/status/962661627848835077?s=09

【虹赤/父赤】叶恋

啊啊啊,软软

赤软软:

  叶恋


  CP/父赤下的虹赤


  设定/帝光时期


  ——


  避雷注意:父赤不洁有。


  *大概是一种回忆着叙述故事的语气。


  *文章很隐晦。


  *没有后续。


  本来是准备写长篇啦,但是觉得自己写起长篇来又要没完没了了,所以就改成了短篇,会有很多地方缺少细致描写,希望大家能看的愉快。


  ——




  虹村发现赤司脖子上的伤痕已经不是第一次,平时的话当事人会用毛巾挂在脖子上挡住因而没有人发现,就算是上场比赛的时候大家的目光也都放在球上,到了中场休息赤司又会将毛巾挂在脖子上……这种看似不刻意的行为,也许也只有如此靠近赤司的自己会注意到了吧。




  「虹村前辈,」赤司带着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站在虹村旁边眼睛望着球场,没有看向被自己点名的前辈:「脸很可怕哦。」




  「赤司,」虹村没有顾上赤司说的话,发问道:「你有交女朋友吗?」




  「……」赤司抓着毛巾的手都停顿了,他扭过头望向虹村,见着提问者认真的表情,稍有迟缓和疑惑地回答:「没有。」




  「啊,这样。」十分模糊的回答。




  


  ***




  今天负责部活日记的赤司在册子上的最后一句话后面画上了句号。




  「待会儿有时间吗?」一直没走的虹村向正在收拾的赤司问。


  


  ***




  虽然在外人看来自己跟赤司的关系还算得上不错,但不因社团活动的关系,两个人单独走在街上游玩的经历还是第一次。




  虹村惊讶地发现,许多自己认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赤司竟然会第一次接触,就例如两人在百货商店看见的速溶咖啡,虽然赤司说一直都有听说过,但真正看见还是第一次。




  虹村早就听闻了赤司的家庭背景,只是没想过会过分到这种地步。




  当两人行走在步行街的时候,偶然路过了一个摆摊的小屋,赤司似乎对这种商铺很感兴趣,在他凑过去蹲下查看那些小玩意的时候,虹村清晰看见了,那白暂的后颈上一道深红色的印记,他可以确定这一次绝对不是自己眼花。




  「虹村前辈,」在虹村出神的时候,赤司转过了头,他手上拿着一个挂饰:「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




  最后,还是两个人各买了一条,虹村将它挂在了手机上。




  晚上,他躺在床上望着这条数字『4』图案的挂饰出了神——这是他篮球服上的号码,而赤司那边自然就是数字『9』,他还记得,当买下的时候赤司略带笑意地说,就当做是纪念品吧。




  说到赤司,他又想起了那道看似吻痕的印记。




  没想到,他有一天会因为这个后辈而失了眠。




  而他永远不会想到,与此同时他脑海中的人正被人拥抱着喘息。




  


  ***




  


  第二天虹村来得比平常要晚一些,当他前往更衣室的时候,正巧碰上了忙完学生会赶回来换服装的赤司。




  他瞧见,那个印记更明显了。




  他记得那时,他终于忍不住向对方发问。




  他也还记得,那时候得到的回答:




  「虹村前辈,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




  


  从那之后,两人在除了工作之外的地方也没了过多交流。




  虹村也逐渐迫使自己别再去思考这件事情,却没想到在篮球部合宿那天,会发生那件事。




  


  多年以后的他一直在想,如果那天,他们彼此都没有做出那个选择,自己没有做出那个举动,会不会他们的结局就能产生分歧。




  


  ***




  「诶?为什么是我啊?」合宿的屋内,虹村望着捂着肚子一副便秘表情的友人A脸一下子黑了。




  「你是队长嘛…哎哟不行了肚子真的疼啊,疼疼疼!淦!」




  「我不是都说了先别吃早饭嘛...」虹村望着人一副要死的样子叹了口气:「好好好我去就是了。」




  虹村答应了被友人的拜托,打算上山寻找这个家伙在刚刚晨练中忘记拿回的背包。




  其实他大可不必亲自去做,这种事情他可以推给其他人,不过想着被拜托的人是自己,加上也没有事可做便答应了。




  「虹村前辈,让我也去吧。」在虹村即将踏出门的时候,身后响起了赤司的声音:「带上伞的话会比较好,天气预报说今天可能会下雨。」说完,虹村才注意到赤司手上拿着的折叠伞。




  


  ***




  虹村很了解赤司,他知道赤司不是很喜欢热闹才跟随自己出来,毕竟那么小一个空间塞满了这么多大男人,也确实怪吵得可怕。




  当两人出门时天空都是灰蒙蒙地还刮着风,在走了不久的时候果真下起了雨。




  哪怕拿着伞,两个人还是被突然下起的大雨淋湿了,无可奈何下两人只得撑着伞,停留在石阶上层的平地,背靠着岩石堆砌而成的墙上,祈祷着越下越大的雨能够变小。




  伞不大,只得勉强塞得下两个人。




  「抱歉,如果你没有跟来的话,或许就不会变成这样了。」虹村望着暴雨如注的景色说。




  「也算是不错的回忆吧?」赤司笑着答:「我不是很擅长应付那样的场合,比起其他人,能与虹村前辈这样单独相处反而更安心也说不定。」




  真是出乎意料的答案。


  虹村想。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来着?虹村不记得了。




  他甚至连他们之后的谈话内容都忘记了。




  他想破了脑袋,才隐隐约约记起那时自己望着赤司的侧颜出了好久的神。




  该死,那一定是他这身被雨水打湿的衬衫的错,是那头被雨淋湿了的发丝的错,是那双被雨冲刷过的双眼的错……那个无意识的笑容,害得他竟然有了想吻面前这名少年的冲动。




  只可惜记忆中的末尾,是自己被少年推开,伞也因为动作而飞出去的画面。




  


  ***




  


  那次合宿结束过后,赤司收到了虹村发来的短信,短信很简洁只是很普通的一句『抱歉』。




  甚至连会那么做的原因都没有解释。




  赤司开始觉得自己变得奇怪,反而对于这件事情在意得不得了,那个画面停留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不禁胡思乱想着,这其中的缘由。




  


  房间内两个人的喘息交合重叠在一起。




  「……啊、哈...」




  啊啊...这种时候都能分心,真不像我啊。




  


  ***




  


  赤司征臣上缴了赤司的手机,他原本是熟视无睹,但最近赤司愈加严重的异样让他意识了事态的严重性,已经不能再放任下去。




  他没料到,在上缴了赤司的手机后,赤司竟悄无声息地违抗了自己。






  ***






  当虹村大清早接到来自便利店的电话的时候,对面说话的人让他愣了神。




  他没料到会用便利店的电话打给自己的人竟然是赤司。




  他从赤司口中得知,赤司很重要的东西落在了合宿的地方,于是让自己说给他上次合宿旅馆的电话。




  虽然一头雾水也摸不着头脑,虹村还是在停顿了片刻后,提议道:「让我陪你去吧,毕竟我也有一部分责任。」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道了谢。




  


  ***




  两个人碰面的过程虹村不太记得了,这件事情太过久远。




  但他还有印象,他们到达合宿旅馆的时候已经是夕阳。




  于是又一起走了那条发生过不愉快的山路,寻找着所谓丢失的重要东西。唯独这里虹村记得很清楚,那时的赤司将丢失的物品描绘得很模糊,以至于虹村半天都没能理解是个什么玩意儿丢了。




  直到天色都渐渐暗了下来的时候,在虹村的追问下,赤司才终于松了口。




  「抱歉虹村前辈,我骗了你。」那时候的赤司鞠着躬,说。




  「哈?」




  


  ***




  


  赤司原本以为虹村会大发雷霆并责备自己,结果对方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然后安心地笑了,说:「没丢东西就好。」




  他想,正是因为面前这个人温柔得过分这一点,才会扰乱自己的心智吧。




  


  ***




  


  两人最终还是在旅馆住了下来。




  起因是虹村望着已经完全黑了的天空,说「这个时间也回不去了,可能要等天亮才能回去,你家很严的吧,没问题吗?」




  那时候的赤司撒谎得很自然。




  「没问题」他说。




  


  ***




  


  虹村至今没想明白,明明睡在同一个房间的时候,他朝赤司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结果却在那一天抱了赤司。




  但要真正说起来这也不全是虹村的错,毕竟起因,还是半夜睡不着的赤司自己点的。






  「这些是那个人留下的痕迹吧。」那时候,虹村的语气像是在自语。




  


  那天晚上,虹村得知了许多关于赤司的事情,包括他目前与他父亲的不洁关系。




  赤司那时的口吻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他说,他有时候不知道自己这张长得像母亲的脸究竟是好是坏。




  而虹村只是将对方拥入怀中,紧紧抱着,没有说话。




  


  ***




  


  当然,没有人会将这样的事情遗忘。




  这件事情之后两人不知不觉地走近,连旁人都察觉地问「你们的关系是不是比以前更好了?」,而虹村只是笑而不语。




  两人从好朋友的关系逐渐发展到了后面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虹村会在空无一人的更衣室亲吻赤司,会从里锁上器材室的门,然后推到他的恋人……每一次,虹村都会十指交叉地握住赤司无力摊开的手,然后在他耳畔轻语,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彻底地感受到,这一刻,有关于他的全部都是属于自己的。




  那时候的虹村曾天真地认为,自己能够救赎赤司。




  


  ***




  幸福的时间,并没有维持得多久。




  虹村的父亲病情加重,他不得已退下了队长的位置,将这个头衔交给赤司,在一阵惊愕的目光中成为了后补成员。




  那时候的赤司沉默了很久。他尊重了虹村的选择,从副队长晋升为队长,并担任起这一职务,而从那之后在一起负责社团总务的人,从虹村换成了绿间。




  校园内不再是虹村跟赤司一同行走的画面,而是绿间与赤司。




  但这并不影响两人的交往,他们仍然可以在周末联系甚至学校的课余时间见面。




  那时,好像不管什么事情放在他们之间,都造不成阻碍。




  


  ***




  


  初三即将毕业那年,虹村曾一度抛开了学业,日日夜夜陪伴在重病房的父亲身旁。




  而也在那段时间,也悄无声息迎来了故事的尾声。




  


  ***




  虹村接到赤司征臣的电话,是在从母亲那得知了父亲被好心人救助的事情之后。




  对方刚开口的自我介绍就让虹村知道什么叫来者不善,哪怕他向自己家伸出了援手。




  不愧是大户人家,说话的方式滴水不漏,虹村在对方隐晦的话中得知了他那再简单不过的目的。




  这像极了电视剧中庸俗老套的故事情节。




  他握着听话筒迟迟没有回答,最后只得留下一句:『请给我些时间考虑。』




  


  ***




  


  赤司从赤司征臣的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出了门。




  他约见了虹村,并告知自己知道了这个事情。




  两个人在河岸边沉默了很久,也许期间还聊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但虹村已经不记得了。他唯一记得的谈话内容是赤司那时候站在他面前,非常自然地笑了,说了一句有关于建议的话。




  那天晚上好像很冷,冷到虹村觉得连心脏这块地方都空洞洞地,刺骨钻心地寒冷好像从那时起就没有被治愈过。




  他听后,紧紧抱住赤司,像是想要从这个人的身上获得一丁点温热一样,久久没有松开。




  他不舍得,但赤司强硬的话语剥夺了他的任性。




  「这是我最后的请求。」赤司在被拥抱中恳求地说道。






  ***




  「我爱你。」那天晚上,虹村在即将吻上赤司的时候如此说道。




  


  ***




  


  虹村听从了赤司的话,选择答应了赤司征臣的要求来换取父亲获得更好的医疗条件。




  而赤司也与赤司征臣回到了应有的距离上。




  一切都那样井然有序,仿佛将生活渐渐归为平静。


  




  ***




  在毕业那一天,赤司在学校找到了即将前往飞机场的虹村,碍于时间问题他们没有谈话,哪怕要说的话有很多。




  他们互相沉默地对视着,也许是受风吹的影响,连眼睛都变得湿润。




  「……以后再见吧。」沉默中,赤司笑了。




  「会的。」虹村也笑了笑。


  




  ***




  在飞机上,虹村望着手机上数字『9』的挂件,轻轻吻住,就像此时此刻在某地握紧了同款挂件的赤司。




  回想起不久前两人彼此倾诉的谎言,不约而同且可悲地笑了。




  




  他们都知道,赤司征臣提出的条件是,虹村举家迁去美国,并这一生都不再与赤司相见。




  




  


  ***




  诶?你问我故事的最后他们怎么样了?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嘛,我只是个说故事的人耶...




  啊、不过,前不久虹村说……






  






  ***




  *叶恋取自《叶わない恋でも》




  意为:就算是不可能的恋情



每天都想干赤

妈耶

你看见我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简直萌死了啊啊啊啊啊啊,俺俺本来被纳什虐,仆仆想要救,却被纳什一手打飞,俺俺看仆仆被打就瞬间能力max把纳什打了hhhhhh

我爱小赤一辈子,最爱,没有之一